忆彩彩票

<form id="ajkshgdiuaj"></form>

<address id="ajkshgdiuaj"><listing id="ajkshgdiuaj"><meter id="ajkshgdiuaj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em id="ajkshgdiuaj"></em>

        <form id="ajkshgdiuaj"></form>

          
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海洋所胡敦欣院士榮獲山東省科學技術最高獎

              副標題:

              時間:2017-05-23  來源:綜合處文本大小:【 |  | 】  【打印

                  5月22日上午,山东省科学技术奖励大会在济南隆重组织,表彰为山东省科技创新和现代化建设作出突出贡献的科技工作者。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胡敦欣院士荣获山东省科学技术最高奖,省委书记刘家义出席会议并为胡敦欣院士颁奖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胡敦欣院士从事海洋学研究55年,是我国大洋环流、海洋通量(碳循环)和陆海相互作用研究的开拓者,国际西太平洋海洋环流与气候研究的引领者。颁奖现场,胡敦欣对年轻科技工作者提出两点殷切期望:第一,我年过八十才获得山东最高奖,希望年轻人不用到八十岁就可以获得这个奖,现在各方面环境、条件、机遇都很好,你们一定可以做到!第二,我们正在建设创新型国家,科技当先,不可老是跟踪别的国家,必须要有本人的科技创新,从跟跑逐渐变成领跑。

                  探大洋深处,追潜流踪迹

                胡敦欣被譽爲我國大洋環流和海洋通量研究的開拓者,他發現並命名的太平洋“棉蘭老潛流”是迄今爲止世界上唯一一支由中國人發現、命名,並在國際上獲得廣泛承認的洋流;發現“東海冷渦”,開創我國陸架中尺度渦研究;發現“陸架上凡有上升流的地方,海底沈積必爲軟泥”的科學規律,並從動力學上闡明其機制;修正了沿岸上升流傳統理論;在世界上率先開展陸架海洋通量研究,得出“東海是大氣二氧化碳彙區”的关键結論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些成果對普通人來講或許有些遙遠難解,但正是無數像胡敦欣這樣的科學家在基礎研究領域的執著堅守,推動著人類認識的拓展、技術的變革。

                幾乎每次都暈船,仍堅持出海幾十年

                胡敦欣出生在即墨,但直到1956年到青島讀大學時,他才第一次見到大海。彼時,他尚不知道本人會與海洋結下一生之緣。

                他遺憾的是,從前年開始,在身體條件的制約和身邊親友的勸阻下,他不再出海參加海上試驗了――“我們所裏的‘科學號’新船,我是真想上去看看!”

                其实,从1957年第一次出海,他就发现本人晕船晕得厉害。当时,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的科考船叫“科学一号”,船上各方面条件并不好,船体在风浪中晃得厉害。此后在半个世纪的科研生涯里,无数次的海上试验,胡敦欣几乎每一次都要经历晕船、呕吐,可他说,这不是不可克服的――“只要前面三五天坚持下来,后面三四十天就好了”。这样的坚持,需求怎样的毅力?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是被‘骗’进海洋研究的大门的。”胡敦欣说。胡敦欣从小就是“学霸”,他的志向是报考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。1956年,山东大学海洋系(中国海洋大学的前身)的招生教师来到了胡敦欣所在的即墨第一中学挑选学子。当时,海洋系属于保密专业,与国防事业密切相关,又恰逢当年国家制定了“十二年科学规划”,号召年轻人向科学进军,“国家的需求就是我的志愿”,胡敦欣放弃了本人的“北大梦”,转而步入了海洋科學的殿堂。

                1961年,胡敦欣考入中科院海洋研究所讀研究生,師從毛漢禮院士。毛漢禮先生對學生要求特別嚴格,原本就在學習上心無旁骛、一絲不苟的胡敦欣“狀態”更佳,每天三個單元的學習時間,上午、下午和晚上各四個小時。胡敦欣感念恩師的嚴格栽培,令本人終生受益。

                邁向大洋,發現“棉蘭老潛流”

                胡敦欣最著名的成就,是發現了“棉蘭老潛流”。這是中國人第一次發現的洋流,也是自上世紀50年代初發現赤道潛流以來,有關西太平洋海洋環流的兩大关键發現之一。這一發現改變了西太平洋環流結構的傳統認識,將西太平洋海洋環流研究從二維推進到三維階段,對海洋熱量輸送/氣候的影響具有关键理論和實踐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  棉兰老岛是世界第14大岛屿,也是菲律宾境内仅次于吕宋岛的第二大岛。胡敦欣和助手们发现,棉兰老岛附近的棉兰老海流之下有一支和上层流向相反的潜流,最大流速可达30厘米/秒,平均流量近世界强流黑潮的一半,他把它命名为“棉兰老潜流”。这一发现成为中国海洋科學研究从近海走进大洋的标志性成果。

                取得这一发现并不容易。上世纪80年代之前,我国的海洋科研基本上局限于中国近海,对西太平洋环流及海气相互作用的研究几乎没有触及。1979-1982年,胡敦欣在美国做访问学者期间,亲眼目睹了国际海洋科學技术的迅猛发展。经过他的积极努力,在TOGA(热带海洋与全球大气)国际计划框架下,1985年中美落实了热带西太平洋海洋大气相互作用合作调查研究。中國科學院6个研究所西太海洋环流与气候合作考察研究也同期开始,中科院海洋所派出了以胡敦欣为首席科学家的“科学一号”考察船参加此次活动。TOGA项目持续了五年,棉兰老潜流正是在这期间发现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從跟跑到領跑,發起國際NPOCE計劃

                隨著TOGA項目和世界大洋環流試驗(WOCE)的結束,西方發達國家因戰略調整不再推進西太平洋的科考。胡敦欣不肯放棄,一直努力爭取重啓西太平洋環流研究。


                經過多年的國內外學術交流和研討,2010年4月,胡敦欣領銜發起的“西北太平洋海洋環流與氣候試驗(NPOCE)”終于獲CLIVAR(氣候變率及其可預報性研究項目)正式批准爲國際合作計劃,同年5月正式啓動。這是中國發起的第一個海洋領域大型國際合作計劃,中、美、日、韓等8個國家的19個單位參加,胡敦欣擔任該合作計劃的科學指導委員會主席。

                NPOCE啓動之後,中科院海洋所“科學一號”成功布設了兩套深海測流潛標,其中一套6100米深海潛標是西太平洋最深的深海潛標,獲得了長達連續4年的海流實測數據,是我國首次、也爲國際罕見。從2010年至2014年,棉蘭老潛流、呂宋潛流、北赤道潛流相繼被觀測到。2015年,胡敦欣受邀領銜國內外17位科學家在《自然》雜志上發表述評文章,實現了我國西太平洋海洋環流與氣候研究由“跟跑”到“領跑”的轉變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些大洋深處的潛流、渦流,其實和我們的生计息息相關。與西北太平洋環流密切相關的西太“暖池”,其強弱、位置對氣候影響巨大。胡敦欣希望,通過研究的推進,能夠建構一個模型,對我國夏季降水變化進行准確預報。

              相關附件
              相關文檔
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 ? 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 备案证号:37020020060875
              地址:青岛南海路7号 邮编:266071 邮件:iocas@qdio.ac.cn
              技術支持:青雲軟件
              热门关键词:忆彩彩票注册登录| 忆彩彩票下载| 忆彩彩票app| 忆彩彩票主页| 忆彩彩票官方网址| 忆彩彩票安装| 忆彩彩票平台| 忆彩彩票注册| 忆彩彩票约请码| 忆彩彩票下载地址| 忆彩彩票ios苹果版| 忆彩彩票游戏大厅| 忆彩彩票网| 忆彩彩票登录| 忆彩彩票安卓版| 忆彩彩票手机版| 忆彩彩票官网| 忆彩彩票网址| 忆彩彩票网站| 彩6网| 彩6ios苹果版| 彩6app| 彩6注册登录|